千玺的头牌V

须臾不朽

太子千岁:

草稿里之前忘记发的 一点废话





“愿你,‘冬无愆阳,夏无伏阴,春无凄风,秋无苦雨,’四季就是四季,生活即是梦想。” ​​​







十三岁的遇见。目光不经意相碰间埋下小小的火种,等到以后开出感情的火树银花。


十四岁并肩。看到漫长的时间线和庞大的星海。十五岁,跌跌撞撞地成长,心里养怪兽,也养英雄。十六岁,从时间里岔开时间,开始去想更多可能的明天。十七岁,靠近成年的节点,从从容容地奔走和许愿。


他们依旧一直走在这条光荣的荆棘路上。




王俊凯在题板上小心翼翼地写下“1200~1300”天的时候,心跳略微快了两拍,自己也在为了这个比较庞大的数字感到一丝自豪。


他停了笔,偷偷瞄了一眼身边的易烊千玺,对方也正好偷瞄过来,接触到他的目光,孩子气地皱了皱鼻子。两个人略微一笑,很清楚对方现在是什么心理。当王源翻过题板露出“1200”的数字的时候,三个人倒也不太惊喜,知道彼此都记着那些日期,虽然是男孩子,也总有心细如发的时候。


想和你说一声你好,1200多天前的你我。




王俊凯回答初遇的问题的时候,其实没有按着台本来。公司明里暗里是要求他说以前那个官方的标准答案的,他在看到台下那些因为他说着和王源的初遇而露出癫狂表情的观众时,突然就有了脾气。


有的人总喜欢听状似灿烂的谎言,而他并不打算成全。他微笑着,一开口就是一句“我和千玺的初遇就比较有趣了”,眼角余光瞥到身侧人微微侧了侧身子,嘴角的弧度就又不自觉地扩大了一点点。


到了休息间隙王俊凯贴着易烊千玺的肩膀坐,给他递过去水。老幺乖巧地接过去,在观众看不到的角落里,膝盖轻轻抵着他的。他拧开水瓶盖子来喝,嘴里含着一口水,脸颊鼓囊囊地听王俊凯说话。王俊凯说着话,盯着他闪烁着细小光芒的眼睛,说着说着,话语里就全是笑意,控制不住自己,嘴角一直上扬着,仅仅是与他对视一会儿,整颗心就仿佛变成膨胀的云。


看见他笑那么开心,老幺傲娇地哼了一声“傻”,脑袋一偏,完全是娇憨的小狼崽模样。


王俊凯手痒得想揉他头发,手指偷偷摸摸屈伸一会,还是只能恨恨地拍在自己大腿上。





那天的节目称得上有趣,但确实录制到很晚,也没吃上饭,好不容易结束了,兴奋劲儿都给磨没了,没精打采地随便吃了点东西,只想回酒店睡觉。


就像几位前辈哥哥说的,做这一行有着很多的无奈,还好总算也不是只有自己一个人担。
坐在车上随着车的行进左摇右晃,耳机里的音乐放得很小声,低低的一些呢喃,越听越困倦,意识像一片薄薄的云层,漫不经心地浮浮沉沉。


王俊凯闭着眼睛,嘴里含着糖果,听见身侧易烊千玺声音压得很低,有一句没一句回答着王源的问题。


“……嗯?噢,那个啊……回去发给你……嗯……你就傻吧。”
然后句子的末尾带着几声轻笑。那低低的笑声像一小把火花,王俊凯能想到那种被拿在手里玩的细细的烟花棒,细细碎碎的火光像开着岔的金鱼尾巴,落在心里眼里总有着细小的喜悦。


王俊凯借着车里的漆黑伸手去摸索易烊千玺的手指。对方的手里还抓着手机,他轻巧地把那手机抽出来放在一边,把那只手拉到自己怀里,一节一节地抚摸着他的指节。然后把自己的手指插进他指缝间,温柔地蜷起手掌,牢牢扣稳了。


易烊千玺把手翻过来,握着他的手轻轻晃了晃。




夜色一如既往沉沉着,和每一个一天一样,结束繁忙的工作后会很疲倦,即使待会回到酒店也依然要和经纪人与老师讨论刚才录制的表现和后续的工作问题。


这是他们的人生,和绝大多数同龄人,截然不同的人生。


然而在那些琐碎的烦恼里面,每一段彼此相伴的时间,都是那样尤为可贵。




下车的时候王俊凯收拾东西慢了一拍,两个队友先下车了,王源还在叮嘱易烊千玺一定要用他送给他的护腰,他买的护腰还是带毛的适合冬天blablabla。王俊凯背上的包里还装着好哥们王源送给他的枇杷膏,板着脸上来就把王源硬生生挤开,贴在了易烊千玺身侧。


王源在后边叉着腰骂他:“王俊凯你这个双标狗!”
王俊凯结结实实翻了个白眼:“你丑,你说了算。”


易烊千玺摘下耳机,笑着回头看了他俩一眼。脱离了摄影机和观众,易烊千玺这会儿情绪倒高涨了一点,脸上带着小狼崽式的傻傻笑容,也不计较王俊凯搭着他的肩膀。要不是他现在犯着腰伤,护腰还戴着,他应该都能蹦跳起来了。
一行人说笑着,苦中作乐忙里打趣,他们都是很熟练的,从苦涩里榨出糖分,是身为艺人的必修课。


王俊凯在电梯里看他不时偷偷地按着侧腰,不动声色地挺直了贴着易烊千玺,手臂揽着他的肩膀,暗示他可以靠着他,不用那么累。易烊千玺在底下的黑暗里捏了捏他的指尖,没说什么,呼吸声轻柔,在嘈杂的电梯间里清晰可闻。


进了酒店房间把门一关,易烊千玺就坐在了床上,把衣服下摆掀开,龇牙咧嘴地调整自己的护腰。王俊凯只顾着心疼,没心思欣赏老幺的腹肌了,在他跟前团团转又帮不上忙,只能皱着脸训他:“能不乱动就别乱动了啊,好好养着,王源给你那护腰好用你就用吧,不好用大哥再给你买新的……”


易烊千玺“哎哎哎”地应付他的唠叨,把衣服放下来后抬起头安抚了他一句:“没什么,也不是很疼,就刚才那个,摆名模走秀动作,我快摸到涛哥了,一急就扯了一下,嘶。”


他调皮地吐了吐舌头,眼睛亮晶晶的,就像在讲笑话一样。
他还是一样的隐忍,一样的单纯。隐忍到什么苦痛都不声张,单纯得总是以为自己可以独自坚强。


王俊凯站在他面前,低头凝视他,过了一会蹲了下去,伸手搂了搂自家老幺。易烊千玺配合地揽着他的背脊,拍小狗一样拍了拍他的头。王俊凯也不介意,反而在他手心蹭了蹭,假装自己真的是只乖巧的小狗。


“我刚才跳舞帅吧。”易烊千玺声音里带着笑意。王俊凯猛点头,发丝在他手心里磨蹭,嘴巴贴在他肩头的衣服里瓮声瓮气地说:“我唱歌也很帅。”


易烊千玺马上被逗笑,揪猫咪一样揪了一把王俊凯的后颈:“好好好,你最帅。”


王俊凯的手掌轻柔地贴着他的后背。常年练舞的身躯肌肉紧实,隔着衣服轻轻一路滑下去,肌肉的线条像起伏的山峦,流畅而优美。


可以察觉到他的改变。肩膀变得可靠,后背变得宽阔,身条抽长,变得越来越有成熟的味道。
他们都在改变,或是自知地,或不自觉地,生长成本该如此的模样。即便遇到许多仿佛是生命轨迹里错出去的曲折,却都是必须经历的部分,无论好与坏的事情,总包含着痛苦的成分,就像药丸外包裹的糖衣颜色如何鲜艳,内里依旧无比苦涩。


但是就是在经历着无数痛苦的过程里,才能知道这人生是在如何地闪光,才更明白如何去珍惜那些甜美,珍惜所有的际遇。


王俊凯直起身来,轻轻把嘴唇贴在易烊千玺的眉心。隔了一会儿,又往下移,一点一点地亲他的睫毛,到鼻尖,然后在嘴唇上大大地吧唧一口。


“痒。”易烊千玺受不了他猫儿舔食一样的亲吻,鼓了鼓脸颊,红着耳朵追他的嘴唇。两个人抓着手仓促地接了个吻,又纯又黏,小学生似的。


王俊凯用虎牙轻轻碾磨着他的唇瓣,后者就痒得忍不住笑了起来,于是他趁机就着他翘起的唇角把舌尖探进去,再接了一个绵长的吻。


接吻比任何情话都好用。




春晚的时候易烊千玺发烧了,还好温度不算太高,吃了点药就准备上去了。他们今年是开场第一个节目,站在后台等待时三个人都不免得有点紧张,工作人员还在给他们细细补妆,化妆刷在脸上扫来扫去,扫得腿都抖了。


王俊凯一只手抠着自己的耳返,另一只手暗戳戳地摸到身侧人的手,拉紧了晃一晃。
兴许是吃了药又紧张,易烊千玺手心里有层热汗,王俊凯却也有点喜欢,捏着他的指尖细细地摸了摸。对方在昏暗的空间里转头看了他一眼,琥珀色的眼睛亮晶晶地闪着点光,一瞬间就把王俊凯心里那点毛毛躁躁的紧张给抚平了。


他突然也变得雀跃起来,脸上带了笑容,上到舞台之后那符合气氛的笑容就是真心的。唱歌时他们要对视形成互动,他也不免存在点私心,光明正大地多看了易烊千玺几眼。


反正对方也要笑着看回来,在全国观众乃至全球华人面前。


节目过了以后他们还要接受各类采访,采访结束了,易烊千玺就要跟家人开车回老家过年去了。王俊凯是在更衣室把易烊千玺堵住的,对方抓着刚换下来的白色西装,额头上已经被强制贴了一片退烧贴,无奈地撑着墙看他:“你别闹,我这是要回去过年,你不要过年啊?”


王俊凯扁着嘴,很不开心,手指搓着衣角,揉得皱巴巴,也没在意身上这件衣服价值是多少位数。


“想跟我回家过年,你还要等几年吧。”易烊千玺好笑地揉了揉他的头发,把他发型弄乱,语气轻松地哄了他一句。
王俊凯一下子抬眼瞅着他,好半天才反应过来他是什么意思,又惊又喜地猛挺直了背,直盯着他。


“易易~!”


易烊千玺把眼神飘开,哼了一声。王俊凯傻笑个不停,就攥着他的手腕亲了一口:“你说的啊,你说的啊,不准反悔。”


“大过年的谁要说谎话啊。”易烊千玺嘟哝,把换下来的衣服塞进他手里,“你出去,我要脱裤子。”


“哎呀又不是没看过……好好好我出去我出去。”


王俊凯站在更衣室外面,怀里抱着还带着点易烊千玺的体温的衣服,忍不住跳了几步,心里轻飘飘的很愉悦,愉悦得小声哼起歌来。



他们其实都很容易开心起来,并非情绪阴晴不定,只是在意着那些细小的令人开心的事情,它们在冗长无趣的岁月里是亮色的点缀,像茫茫宇宙中的细碎星辰,在黑暗和沉默中散发着无畏的光亮。


两个人相伴的过程中,爱让人容易恐惧,但爱产生的愉悦感,才是相伴的意义。两个人在一起走,才走得更长更远,在成长中,收获更多的珍贵。爱不是一种消极的冲动情绪,而是积极追求被爱人的发展和幸福,这种追求的基础是人的爱的能力,仅此而已。




王俊凯第二天的航班回重庆过年,因为大年初一大家都各回各家去,送机的粉丝不是很多,但是还是热情,跟他说着新年快乐多收红包。


他登机前想起易烊千玺这个时候一定还在高速公路上飞驰着。他们一家人也是很浪漫,乐意从北京开车到湖南,从北方跨到南方,这样的生活方式,倒也让王俊凯有些羡慕。


关机前一分钟还给易烊千玺发过去微信,嘱咐他好好穿秋裤好好吃药多睡觉多穿衣别随便蹦哒,唠唠叨叨直到被提醒该关机了,也没来得及看到易烊千玺回复他。
但是也不是特别遗憾,他知道易烊千玺会看到的,虽然那执拗的小孩不一定把他的话放在眼里罢了。


王俊凯戴上耳机,把头靠在椅背上,闭上了眼睛。
飞机呼啸着离开跑道,像之前无数次一样,腾跃上北京并不算得如何清澈的天空。



此时此刻,
他们都在路上,
他们都在前进着。



像很多很多个生命里普通的时刻,他们都如此在奔忙,未来也一样,直到把悲伤过尽,把寂寞坐断,把苦涩尝遍,才得到彻底的蜕变。


在那之前,是无数个相伴相知的须臾,在漫漫的岁月里,有着满满的温暖。


在那之后,
和你在一起的每个须臾,
都会是我们永恒的不朽。




END

评论
热度(602)

一年又一年,我离不开你。

© 千玺的头牌V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