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玺的头牌V

我最好朋友的婚礼

呼,好美好

34天:

总目录




深夜失眠产物。




近期最走心的一篇,希望各位喜欢。




BGM:全世界都以为我们在一起




友爱永恒不变 就是这点太纠结






易烊千玺在早上六点就被电话铃声吵醒了。




“喂......”




那端传来王俊凯的轻笑声:“还在睡啊千玺。”




“不然呢,”他困得眼睛都没睁开,半梦半醒的。“什么事啊?”




“喜事。”王俊凯的语气听起来很雀跃,还带几分隐密的嘚瑟。“大喜事。”




“怎么,”易烊千玺打了个哈欠,懒洋洋道:“难不成你要结婚了?”




“哇!”王俊凯在那端十足夸张地喊了一声。“你怎么那么聪明啊千玺!”




“好无聊啊。”易烊千玺起床气都要被激出来了。“一大早扰人清梦,好歹你也来点有新意的玩笑吧哥们儿。”




电话那头安静了片刻,随后王俊凯说:“不是玩笑啊,千玺。”




他们太过熟悉,因此每每聊天,彼此说的是玩笑还是真心话,一下子就能听出来。




大概是睡得蒙了,他居然第一次搞错。




易烊千玺坐起身来,想要开口,一时又不知道说点什么,就清了清嗓子。




王俊凯在那头问:“你这几天行程会很忙吗?”




几秒的静默给了他缓冲的时间,语气开始变得戏谑起来。




“怎么,我要没空,您这婚礼还能为了我改期啊。”




王俊凯被他逗乐,笑了一阵,然后说:“所以你空出来嘛。”




那种撒娇似的,尾音微微上扬的语调,对方时常对他用,而这么多年来他也从未有过免疫力。




“行吧。”他听见自己的嗓音,带着晨起的沙哑,和一贯的镇定。“你把具体的时间地址发给我。”




挂断后王俊凯很快就把信息发过来,过了一会又发了张照片给他。




出乎意料,相片上的女生不算特别漂亮,但确实是很舒服的,越看越顺眼的长相。




“怎么样?”王俊凯问他,附了个猴子捂脸的表情。“很可爱吧?”




易烊千玺打字如飞:“还行,比我差点。”




回答他的是王俊凯一连串的“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一如对方在他面前就会出现的超低笑点。




易烊千玺没再回复,下床洗漱换好衣服,投入到忙碌的工作里去了。




等跑完一整天的行程回到公寓,他才忽然想起,王俊凯将近有一个多月的时间没和他视频通话过了。




他冲完凉躺在床上,把对方近期的采访翻出来看,当记者问到理想型一类的问题时,青年没有了几年前的懵懂和不开窍,只是弯着双桃花眼给出颇为得体的回答。




“最重要是性格合得来,长相的话......心善自然美。”




记者又问他最近看起来容光焕发的,是不是在谈恋爱,王俊凯但笑不语。




易烊千玺退出了视频,抱着咪呜叫的三只宠物猫发了好一会呆。




王俊凯的婚礼来得突然,不惊讶自然不可能,但等起初的那点诧异消除后,他似乎又模模糊糊地体会到一些,之前从没想过,或者说是刻意不去想的心思。




他们出道这么多年,从最开始的疏离陌生到后来的朝夕相处形影不离,再到更后来因为不可抗力又开始各自忙碌,只是仍有保持联系。




说什么难过伤心的,那倒还不至于。但的确是有点茫然的,近似于怅然的感觉。




他知道他和王俊凯有所谓的CP饭,也知道他们之间比起别的挚友是要稍显亲密了一点。然而行程繁忙,又没人去捅破那层窗户纸,他便也揣着明白装糊涂,没去定义这点多出来的暧昧。




如今他最要好的朋友成婚,伴郎的位置理应空出来给他。先前有过的那些痴妄犹疑,通通撇在一边就好。




不想婚期未到,王俊凯又打了通电话过来,问他要不要请个七天的假期,一起去冰岛旅行。




“结了婚后可能就忙到没机会了。”对方这么说。




易烊千玺在助理的哀嚎声中果断地推迟了所有的行程,收拾好行李坐着专车去了机场。王俊凯早早就在候机室里等着,见到他便弯着桃花眼笑,引得许多视线都朝这边聚了过来。




“记不记得你几年前说,想带上所有最好的朋友,一起去旅行。”




“当然记得。”易烊千玺接过王俊凯拧开盖的饮料瓶,喝了一口。“我又不是老年痴呆。”




娱乐圈的事瞬息万变,人心如同水中的芦苇一般飘扬动荡,迄今为止仍然和他亲密如故的,也就王俊凯一个而已。




“之前我们也一块儿出发过,只不过我在重庆出发,你从北京出发。”王俊凯笑着扬了扬手中的机票。“这下终于统一地点了。”




一路都很顺利,航班没有延误,飞行中途也没有遇到强气流。在飞机安稳落地之前,王俊凯伸手把他的羽绒服外套拉链向下拉。




“等会外面会很冷。”青年表演魔术般从兜里变出几个暖宝宝,撕开包装拍到他毛衣上。“做好心理准备。”




易烊千玺挑了挑眉,抬了抬腿,表示自己连秋裤都穿上了。“看我为了你做出多大的牺牲。”




他在外人面前向来表现得内敛稳重,在王俊凯面前则放飞自我,没脸没皮。后者果然很配合,笑眯眯地做了个少女捧心口的动作。




“啊,我好感动。”




下了飞机后易烊千玺还是没忍住吸了吸鼻子,王俊凯就站定了,从背包里拿出一条围巾,替他围在空荡荡的脖子上。




看到对方满脸都写着“我很有先见之明吧快夸我”,冻成狗的易烊千玺也只能点点头敷衍:“你厉害你厉害。”




适应了寒冷的环境,就有心思留意周围的美。不管男孩子女孩子个个颜值都超高,放到娱乐圈里也不见得逊色。




“还好我们没在这边出道。”王俊凯捧着温热的果茶开玩笑。“不然可能就红不起来了。”




易烊千玺用吸管搅拌着咖啡里未融化的糖精,说:“不会。咱俩还可以靠内在。”




王俊凯超低的笑点又被戳中了,放下杯子趴在吧台上笑。四周金发碧眼的人群望过来,目光里带着善意的欣赏。




其实是王俊凯过谦了。那样一副皮囊,就算在俊男美女扎堆的地方也是顶尖的。




肚子里有了东西,他们就去了预订好的酒店。前台服务员熟练地办着手续,目光在他们两个脸上轮流打转。




易烊千玺淡定地任由对方打量了一会,在去坐电梯之前平静地开口道:“I'm not gay.”




王俊凯笑到差点没力气拉行李箱。




房间很大,落地窗外是缤纷美丽的夜景。王俊凯洗澡时易烊千玺就出神地看着窗外,心里懊恼没把青年送他的相机带过来。




“该你了。”洗好的王俊凯穿着浴衣擦着头发,走过来很顺手地摸了摸他的脖颈。“洗完早点睡,明早去看日出。”




易烊千玺应了一声,拿着睡衣走进浴室里。被青年触碰到的肌肤火烧火燎,有种炽热的灼痛。




这夜他睡得并不安稳,翻来覆去就是难以入眠。被吵醒的王俊凯也没发火,迷迷糊糊地把他半搂进怀里,低声道:“睡吧。”




他们先前睡一张床时,青年都是这样搂着他,偶尔还会在背上拍拍,像哄三岁小孩一样。过近的距离并没有让他觉得不适,只是脖颈上的滚烫热量渐渐就转移到了眼皮上。




这或许是生命里最后的几个,他能和王俊凯同床共枕的日子。




第二天王俊凯起得很早,洗漱好就把服务员送来的早餐端到床头柜上,温柔地摇醒他。易烊千玺一睁眼看到对方这副贤良淑德的样子,不由得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直到并肩坐在山坡上,王俊凯都还是委屈巴巴地瘪着嘴。易烊千玺把对方的脑袋扭转回去:“好好看日出,别错过了。”




天际浮起一道鱼肚白,第一缕日光从云层中微透出来。光亮所及的范围愈来愈大,直至深红的圆盘发出耀眼的光芒。




原本还在闲聊的游客都安静了,目不转睛地看着这如同文艺电影般的壮阔美景。易烊千玺默不作声地转过头,看着坐在身旁的王俊凯。




璀璨的晨曦投在对方俊美的脸上,勾勒出一个极致漂亮的侧影。这张看过了千万次的面容,终于被他完整地刻在了心上。




像是感受到他的目光,王俊凯也转过了头。易烊千玺没有回避视线,坦荡荡地和青年对视着。




即使没有言语,流动在他们之间的氛围也全然不是尴尬。王俊凯很温柔地笑了笑,伸出手来整理了一下他被海风吹得微乱的刘海。




就像刚出道那会的颁奖典礼之前,对方在众目睽睽下仔细地帮他拨好额发。




有那么一瞬间,他希望时间就定格在此刻,甚至还想不管不顾地凑过去,和青年在大片的天光里接吻。幸而理智及时回笼,他收回视线看着自己的手。




“好饿啊。”




王俊凯笑道:“那你看手干嘛,吃手手吗?”而后便站起身来,带他去附近口碑不错的一家餐厅吃早饭。




接下来的六天,王俊凯带他吃遍了当地的美食,看了极光,听了街头歌手的演唱,还被歌者邀请上去合唱了几首,得到了人群的掌声和赞美。




离开前的那个晚上,他们去看了烟火晚会。绚丽的焰火在空中绽开,易烊千玺看着仰头的王俊凯,说了一句话。




烟火的爆炸声盖过了他的声音,王俊凯忙低下头来,问他刚刚讲了什么。




易烊千玺露出标志性的梨涡:“夸你好看。”




面前便又出现一个见牙不见眼的王俊凯。




拖着行李箱走回机场时,易烊千玺觉得就算今后再也没有机会能和王俊凯这样一同出来旅游,也不算太遗憾了。




这是他活了这么些年,过的最快乐,也最幸福的七天。以后一旦回想起来,心里也都是满当的欢喜和温暖。




王俊凯把送他到公寓楼下,易烊千玺上了楼,走到阳台上,看着那部久久没有开走的车。




直到对方终于离开,他也还是站在原地,脸颊被风吹得通红,相衬之下眼眶就显得毫无异样。




王俊凯的婚礼举行那天,易烊千玺起得很早,花费心思打扮了一番。




他向来不过多注重外表,可这样的场合,一辈子也就出席那么一次。




举办婚礼的地方在国外,很低调的一个教堂,布置也并不奢侈华丽,胜在干净大气。门口迎接宾客的招待员接过他的请帖,翻了一翻,做了个“请”的手势。




青年被人群包围着,易烊千玺也没第一时间上前打招呼。他安静地站在不算隐蔽的位置,望着被大家众星捧月般簇拥着的王俊凯。




依旧是很年轻的,俊美得过分的面容。一双桃花眼微微弯起,脸上随之出现几道不明显的猫纹,牙齿白而整齐,整个人如同从画报上走下来的模特。




关于对方的一切,他都熟悉得不能再熟悉。




只除了现在王俊凯穿着的那身,隆重而正式的西装,和领口处那枚标志着新郎身份的胸花。




几年前有场颁奖典礼,他和王俊凯穿着同款西装,佩戴着样式相衬的胸针,台下举着红蓝灯牌的粉丝撕心裂肺地尖叫着,仿佛处于世纪婚礼的现场。




现下他回想起那时的场景,已有恍若隔世之感。




怔愣间王俊凯看向这边,一如既往地朝他笑了笑。




“千玺。”




有一瞬间他陷入了荒谬离奇的想象中,很快又回过神来,梨涡浅浅道:“恭喜。”




新娘犹在梳妆打扮,伴娘便担起了和宾客们说笑的职责。易烊千玺也走过去,礼貌得体地参与到对话之中。




其实他甚至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完全凭条件反射在应答,思绪早就飘到了九霄云外,灵魂也跟着出窍了似的。




拜这些年来越发精湛的演技所赐,谁都没看出他的心不在焉。




他想起王俊凯在一个综艺节目上举着话筒笑道:“让我们祝易烊千玺幸福。”他不知所措地红了耳根,训练有素的主持人立刻把话题接了过去。




那的确是再真挚不过的,发自内心的祝福。




假若他幸福了,王俊凯自然会觉得高兴,反过来也是一样。




但这份高兴的心情是独立的,单属一人的,泾渭分明的,而非由他们共同创造,共同维护的。




易烊千玺的视线重新落到王俊凯衣领处别着的那朵艳丽的玫瑰上。青年似乎一直都对这个花种情有独钟。




“是非常有缘,非常巧妙的装饰。”




脑海里的嗓音犹带笑意,轻巧地撩拨着人的心弦。这令他又回忆起那条转发数颇为可观的微博。




“花没学会,折了气球,天天开心。”




他和王俊凯当然称得上一句有缘。世间凡人千千万万,偏偏他们遇上了,还成为无可取代的挚友,一起去了异国旅行,期间也未曾有过半点矛盾和争吵。




这是相当难得的缘分。不过,也该止步于此。




王俊凯曾经代言过Roseonly的广告,捧着鲜红的玫瑰花束深情款款地注视镜头,秒杀一众粉丝和路人,从对方嘴里说出的宣传语更是被奉为经典。




Roseonly,一生只爱一人。




而那一人并不是他。




但也已经非常足够了。




姗姗来迟的新娘到达现场,宾客们各归各位,易烊千玺刚要和伴娘站到一块,王俊凯就伸手拉住他。




青年看上去有点紧张,长长的眼睫毛颤抖个不停。他打算出言安抚几句,王俊凯却先他一步开了口。




“千玺,我们一直是最好的朋友。”




易烊千玺于是微微笑了。




“我知道。”




王俊凯松了手,对他说:“我一直想找到一个人,能够懂我,能够朝夕和我相处也不觉得厌烦,能够和我一起去我最想去的地方旅行,能够陪我一起看烟花,看极光。”




宾客都很安静,像是早就知晓实情。他余光里看到所谓的新娘也走了过去,站到了伴娘旁边。




“那你找到了吗?”




在他的询问里,青年低垂着眼睫毛笑了笑,尔后又说:“这可不是我一个人说了算的。”




那双波光潋滟的桃花眼自始自终都专注地凝视着他。




“我知道你不是同性恋。其实我也不是,但我想了很久,和我一起走遍世界各地的那个人,不是你就不行。”




“——所以你愿意,从我最好的朋友,变成我最亲密的爱人吗?”




易烊千玺没有立刻回答。




他想起有段压力最大的时间,他常做一个梦。梦里他到了一个荒无人烟的孤岛上,独自前行了很久很久,道路一直向远方延伸,好似永远都没有尽头。




当他走了一段路之后,有个人就会忽然出现,拉住他的手,跟着他一块向前走。




梦境里夜色太过昏暗,他总看不清那个人的脸。




可他现在已经知道了,对方究竟是谁。




就像那晚的烟火大会上,他也很清楚他是在对谁说出那短短的,本打算永远掩藏在心底的一句话。




尽管对方并没有听见。




易烊千玺抬眼望向站在面前的青年,过了片刻终于勾起嘴角,握住了那只在半空中悬着的,微微颤抖的手。




END



评论
热度(4232)

小朋友~

© 千玺的头牌V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