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玺的头牌V

缱绻星光下

是暖的!

Para:

*没有时效性的一篇 随便看看


*题目是关淑怡的一首歌




01


 


休息室一下空了,湿冷的气流趁虚而入,易烊千玺打了个激灵。原本裹在羽绒服里昏昏欲睡,现下清醒了一丢丢。


 


迷糊地扭动脖子,只看到助理在收拾和自己身上配成套的领结,表,胸针,以及自己没有的戒指。


 


他后知后觉:“王俊凯呢?”


 


助理先是被问得一脸懵,又觉王俊凯神算,知道易烊千玺醒过来会再问一次,就答:“去隔壁赶场唱首歌,一会儿就回。嘿,你刚才真睡着了啊?凯哥刚和我们说的时候你都没反应,他就说你犯困呢。”


 


“……噢。”易烊千玺反应迟缓地点头,废话嘛不是,似醒非醒间跟人说的话,真的醒了谁记得住。


 


他吸吸鼻子,盯着首饰盒里闪着光的胸针和戒指出神。没一会儿胖虎进来,见他醒了给他倒杯热水捂手。他捧着纸杯一口喝下去,也没多大用,还是冷。


 


干脆站起来跺跺脚,戴上大毛领子的帽子。


 


“太冷了,我出去待会儿。”出门前又回头交待了句,“那胸针戒指要收好,待会儿他回来还得用。”


 


助理自然点头,他哪赔得起。


 


而胖虎则眨了两下眼睛,一脸真挚:“太冷了……出去待会儿???外边儿不冷???”


 


助理也耸耸肩,表示不懂年轻人。


 


他当然不懂,比起没有王俊凯的休息室,易烊千玺还是觉得人声鼎沸的现场更来得有温度。


 


02


 


不长的路上李荣浩在唱《模特》,等到虎妈陪着他坐下,台上就换了《喜剧之王》。易烊千玺缩在帽子里,脚打着节拍,小声跟着唱完。


 


一首歌的时间,好像也没多长。


 


周遭很吵很亮,尖叫灯光,他早已习以为常。除了舞曲他会多看两眼,其他的就闭上眼静静听。他总有本事让自己静下来。


 


静静放空,静静去想。


 


想这一年。


 


这一年照旧从年头忙到年尾。不过以往是一起忙,现在是分头忙。上半年王俊凯高考闭关,他常驻综艺,下半年两个人奔走于各大杂志和颁奖礼,拿奖拿到手软。不错的剧本,新的好友,疼爱自己的前辈,都在路上不期而遇。


 


见面的次数确实屈指可数,神奇的是偶尔视频语音也未觉陌生。不常在身边,但未曾离得远。各自拥有无限的海阔天空,心底又独有一个小小宇宙留存给对方,你随时回来,都有处可依。


 


只是他们是活在聚光灯底下的人,一举一动,都是没有台本的真人秀。受人揣测,被人观望。有些东西不得不小心翼翼藏好,只给爱的人看。


 


泸沽湖的水清得能见鱼,太阳特好的时候易烊千玺就坐那儿看水纹慢慢流。什么都不想,也会什么画面都跳出来一下。


 


纪凌尘傻不拉几的大白牙,套被套清子姐姐发的脾气,全能涛姐在厨房里做的菜。


 


每个人的生活一角,都是他生活里的很多面。


 


不知道王俊凯军训回来会不会也只剩大白牙,多塞给他的防晒霜也不懂有没有涂。想听他弹吉他了。在家里套被子总是套成一团泡菜,还好王俊凯没那么暴脾气,就是套到最后总闹在一起,效率忒低。不过这次回去肯定不会是泡菜,得让他夸我。做菜么……


 


前一晚熄灯后他窝在上铺和军训的某人聊微信,躲在被窝里,打着哈欠还挺精神。


 


那边儿人说:“客栈,cut我爆流量看了好多遍的。”


 


“但是还是看不清啊。”


 


“改天你帮我问问涛姐呗,啤酒鸭怎么做的。”


 


“……”


 


易烊千玺差点没气死,合着看的不是他的cut。


 


他愤愤敲字:“行,好的,知道了,大厨。”


 


那边儿回:“你别行行行好好好,记得问啊,我学了还不是做给你吃。”


 


……相隔十万八千里被捋顺了毛,他咧嘴笑:“知道啦。”


 


想起来就想笑。


 


也想象过自己开一家客栈,放几张老唱片。两个人一个带着相机,一个背着吉他,目的地却是菜市场。如果王俊凯创意出很多新菜式来,那么他一定是第一个吃到的人。


 


要是有一小段这样的日子就好了,在镜头下光明正大,去爱和生活。


 


“干嘛呢千玺?”王珂姐夫过来。


 


“啊,不干嘛,发呆。”


 


老板插着兜:“发呆啊……能发呆的小孩儿都会幸福。”


 


“是吗?”易烊千玺头回听说,他看着湖面,波光粼粼,又喃喃道,“好像是……”


 


老板拍拍他的后脑勺:“想到什么了?还是想谁了?”


 


易烊千玺一惊:“……没有没有。”


 


“哈哈哈哈,走吧吃饭了。”


 


“好。”


 


他跟在后边儿,侥幸地呼口气。


 


其实想念有声音的,那声儿太响,一不小心就会让人听到。但坐在有音乐有欢呼的场馆里,他就可以任由那声音再响,再响一点,全世界就只有他一个人听。


 


03


 


王俊凯紧赶慢赶回来的时候,休息室里空的,稍一琢磨觉得易烊千玺应该在场内看表演,便匆匆把行头恢复原貌,想着出去找人。才要戴上领结,门就推开来。易烊千玺裹在大毛领子里,活像在执行任务的特工。


 


王俊凯一直急着呢,手上搞不定,只能从镜子里看他:“回来了?”


 


“……”怎么看这句话都应该他说来着,易烊千玺把帽子放下来,想说干嘛抢他台词,又看他手忙脚乱气都没喘匀,看不下去走到他身边,把人转过来,伸手帮他戴领结,“还有时间,你急什么。”


 


“你说我急什么。”王俊凯放下手由他弄,垂眼看他,对方现在帮他整领子都已经不用踮脚,“冷不冷?”


 


“冷。”


 


“……冷还出去。”


 


“在这儿待着无聊啊,又没有猫可以撸。”


 


王俊凯忽然笑得甜:“你说猫还是说我啊?”


 


俩人很久没见面,易烊千玺被他这笑得晃了眼,顿时生了恶作剧的心,把刚才怎么也捂不热的手猛地就往他脖子里钻。


 


“说猫也说你。”


 


王俊凯刚从外头回来,走得还快,连跑带跨,浑身冒着热气,易烊千玺这么一冰,直接把他冰得叫出声。


 


“易烊千玺!”简直是造反。


 


王俊凯一边把手抓出来,一边掐软了他的腰再往怀里带。易烊千玺带着寒气的脸颊贴着他,还在他耳边被痒痒挠的余威弄得笑个不停,蹭啊蹭的,和抱了只猫没差。两双手也一起放在外套的口袋里,纠缠几下变作十指相扣,温度有了传导体,终于热乎起来。


 


冬天啊,真是最适合拥抱的季节了。


 


04


 


上次这么抱着要追溯到易烊千玺的生日。


 


北京凌晨的风很狂暴,直接把王俊凯的嗓子给吹痒了,头晕脑胀,鼻音闪现。只庆幸没让易烊千玺熬夜等,不然被听出来又要好一顿解释。那段时间他感冒的频率有点儿高,易烊千玺不和他语音也不和他视频,说听着感冒声难受,看着憔悴脸更难受,只打字交待吃的穿的,无奈距离太远,说了也没用,那王俊凯还能怎么办,当然是让自己赶快好起来最管用。


 


他蒙头睡了一上午,结果起床鼻音更重,嗓子还哑。心有惴惴地到了上台送礼物的环节,一对眼一开口,两个人的眼温都降了好几度。一个是“怎么又感冒了”,一个是“怎么瘦成这样”。


 


易烊千玺从小就不易胖的体质,吃得多不长肉,要长也是长脸上,还得是休息好的前提。前两年他一趟趟地飞重庆,王俊凯见他头一件事就是捏他脸,看有没有肉,有就开心上下其手,没有就不开心把他往死里喂。王俊凯一手好厨艺怎么来的,就这么来的。


 


那现在自己养的白白润润的到外边儿就瘦得脸颊凹陷回来,搁谁能开心。


 


易烊千玺全然不知,以为王俊凯这是感冒的缘故在发蔫儿。他也没有之前那么低气压,好歹现在人就在身边,心疼能被对方感知,照顾能有的放矢,哪怕只有一天也好,都不用虚无缥缈地去倚靠网络。于是生日会后,他只挑了蛋糕上的水果出来让王俊凯吃完,两个人就一起回了公寓。


 


路上无话,只是一个给另一个缠围巾只露出大眼睛,一个指着另一个的裤脚,用眼神威逼他放下来。


 


一直到回家,易烊千玺正伸懒腰时候才冷不丁被王俊凯拽住手。两人来到沙发前,王俊凯拿出电子秤,拿掉围巾言简意赅:“称。”


 


易烊千玺突然明白过来,脖子一缩,感觉自己就是待宰的猪,杀之前还要称一称的那种。


 


他站上去,闭着眼不敢看,其实他心里有数,他妈妈都打电话过来叫他多吃多吃,可他真的一直在吃,行程满档入不敷出他也没办法不是。然而一睁眼,心还是虚得不行。


 


“啊……最近都在忙生日会嘛,今天又跳了一下午,掉几斤肉很正常……”易烊千玺越说声音越小,“再说这秤也不一定准……”


 


王俊凯凉凉飘来一句:“这秤我买的。”


 


“……”好嘛。


 


易烊千玺不和病人争,也是累了,就乖顺把下巴靠在王俊凯的肩头上,原本想解释他真的有好好吃饭,又或是做什么保证之类,但是在王俊凯向前走了两小步把他揽怀里,手顺着脊柱一节一节摸到腰,叹一口气放开他之后,易烊千玺又觉说什么都不合适。


 


王俊凯走进厨房,也没工夫做复杂的,就想弄个甜牛奶泡荷包蛋。他其实不怎么生气,前一段儿时间他也是瘦得能摸到骨头,差点没被易烊千玺咬死。再往前一点,去年的这个时候,他也是在啃通告加高考两个大鸭梨。


 


毕竟年龄差摆在那儿,必经之路他总是先他一步往前走,酸甜苦辣自己尝过了,再看身边人尝,感觉自然是不同的,能理解体会,但是不能分担,唯一剩下的陪伴,走到现在也变得很奢侈。


 


就尽力而为吧,能养回来一点是一点,他是这么想的。


 


易烊千玺也知道他是怎么想的,所以就算他想让他去休息别弄了也没开这个口。就像他也清楚一会儿要煮的浓姜汁,王俊凯就算再受不了也一定会捏着鼻子喝下去。很多事的处理方式不再激烈,看似是学会妥协,实则是知道相处的时间弥足珍贵,那么花点时间和忍耐去让对方放心,怎么都能给更温情的桥段腾出更多空间。


 


没人教过他们该这么做,也称不上无师自通,不过是相信彼此之间一定存在着什么是不会变的而已。


 


可是凭什么相信呢,一生说短不短说长不长,聚散离合常态,变才是不变,他们不是没有见过。不同的是在大多数人用尽力气去看一个模糊未来的时候,他们就已经学会把每个瞬间当未来来过。


 


“咔嚓。”


 


王俊凯一回头,易烊千玺果然在用他送他的拍立得拍照。


 


他留意着火,都没注意出来的照片是什么,就问:“拍什么了?”


 


易烊千玺甩甩照片,拿得远了点儿和正主同框,又拍了张。


 


“拍你。”


 


一瞬很长的,尤其是在一起的时候,能拉长再拉长,定格成时光。


 


05


 


再长也不够。


 


门外适时响起的敲门声,是虎妈提醒他们差不多拾掇拾掇准备上场。


 


易烊千玺还懒懒地靠在王俊凯颈窝,就像很多个赖床不起的早晨,王俊凯的怀抱就是那张床。末了还是他先拍了拍他的背,从相拥的姿势里抽身,王俊凯还想抱,也知不是时候,撇撇嘴去戴胸针。


 


俩人分开,热度减半,易烊千玺一脱外套更不得了,冷气直钻,他突然严肃:“诶,你去东北怎么办啊?”


 


“什么怎么办?”王俊凯不明就里,“干嘛,怕我被东北妞拐跑还是怕我拐个东北妞回来啊?”


 


“……”易烊千玺李泌上身“呵呵”两声,一副“你尽管试试”的架势,“我跟你说真的,上海都这么冷了,东北得冷成什么样儿?”


 


“没事儿啊,暖宝宝军大衣热水袋,我肯定揣着的。倒是你啊……”易烊千玺一直在吸鼻子,虽然声音还正常,但是王俊凯就是依据经验推断有点不妙,“我怎么觉得你要感冒了。”


 


“……你少咒我好吧。”


 


“你当我愿意咒你啊?也不知道谁整天露脖子露脚踝。”


 


教训是老生常谈,易烊千玺听得多了总会不耐,刚想说知道知道,就见王俊凯麻溜地套上戒指,没丁点犹豫。


 


奇了。


 


王俊凯在他心里就是大男孩儿的标杆。说中二其实赤诚,说幼稚其实可爱,点点滴滴充满仪式感的小心思又让人觉得可靠,就是换做别人很难理解。什么接到你的纸飞机你的愿望我都帮你实现,隔空一人比一颗心丘比特就一定不会空靶,还有把袖子卷一卷系在一起这样就能永不分离啦。


 


……都什么鬼啊。


 


可是偏偏他很吃,反正当下那一刻就是王俊凯说什么他都信,王俊凯做什么他都配合都是对的,至于拆台嘛……他大概是忘了。


 


然而到了今天,出现有史以来最具有仪式感的道具——戒指,王俊凯居然哑了,怎么想都不科学。易烊千玺倒也不是真的在期待什么,没提才是正常的,各种意义上的不合适,他就是纯粹好奇,他哥怎么这么沉得住气。


 


也就问了。


 


“你居然没让我帮你戴。”


 


前言不搭后语,王俊凯也知道他话里指什么。他转了转那个装饰配件,以前压根儿没想过这样价值不菲的东西会戴在他的手上,不过所有意义也就仅止于“价值不菲”。


 


过往他对易烊千玺说的傻话一起做的傻事,和这个戒指比起来,当真毫无成本,回过头去看,自己都觉得是荒诞玩笑,可背后藏着的拳拳真心,怕好几个戒指都换不来。但他始终记得,最后最最最,最重要,要交付出去的那一句,不能随心所欲。


 


“将来的机会就该留给将来,没必要现在就透支。”王俊凯说得珍而重之,还加了句,“你觉得呢?”


 


听着特像问你“愿不愿意”。


 


易烊千玺垂头笑了笑,鼻子酸胀,再抬头时凑了过去。


 


就这样吧,他想,反正答案不会变,将来也会来,重要的是现在。


 


“我觉得……”


 


“我可能真的要感冒了,你不想被传染的话……”


 


现在就亲。



评论
热度(1118)
  1. 光荣Para 转载了此文字
  2. 感官动物Para 转载了此文字

小朋友~

© 千玺的头牌V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