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玺的头牌V

包养出真爱

hhhhhh日常对话不要太可爱

说好的高冷总裁呢:

生日,国庆,中秋一并贺了吧。
小甜文,勿上升。

易烊千玺在剧组里和王俊凯打电话的时候对方好像正在气头上。
正值北京城秋高清爽难得一见的好天气,蓝天白云鸟语花香的,就是可惜人家心情不好,张嘴喊出的那个“干嘛”字也充满了敌意。
易烊千玺在电话那头楞了一下,他那时候坐在厕所的马桶上,手里正拿着手机刷微博,热门微博上挂的图片上王俊凯正被一个姑娘紧紧贴着,看起来就像在胳膊上挂了只巨大的无尾熊。
“...没干嘛。“易烊千玺也没被他吓到,动动手指把微博关了:”你晚上回家吃饭吗?“
他说完这句话之后感觉电话那头陷入了大约五秒钟的沉默,于是想想又补了一句。
“晚上我给你炖只鸡?”
“你可拉倒吧,”王俊凯在那边嚎了一声:“你连毛都拔不干净你炖什么鸡??”
易烊千玺:“......”
他是永远不能理解王俊凯对于细节的追求和执念的,就好像卫生纸每次都要撕两格,话筒线永远不能绕在一起,鸡毛和鱼鳞一定得处理的干干净净,摆个饭盒也得摆出俄罗斯方块的感觉。
易烊千玺是个放荡不羁爱自由的射手座,说的直白一点,有时候他连看垃圾堆都能看出个凌乱的美来。
从剧组出来的时候正好是下午饭点,易烊千玺让助理帮忙去超市买了些菜,上了车便看见了好几大个塑料袋堆在后座上,愣了一下回头看着助理有些懵。
“你这是要我做满汉全席?”
“我不是想着...王总都一个礼拜没来了吗。”
助理挠挠头发,笑的有些尬。
上了车一路七拐八拐到了家,这是个北京黄金地段的小区,价格不菲,安保做的很好,北京城好些明星都在这里置了物业,易烊千玺从停车场出来的时候还遇到一个同行,是个武打明星。两人前后进了电梯,摁了楼层之后那人站在一边斜眼看着他嘴角带着些暧昧的笑。
“千玺,王总最近很忙啊。”
易烊千玺一下子没反应过来,冲口就回了一句:“还行吧,我看他昨天王者荣耀还在线来着。”
武打明星:“......”
到了楼层易烊千玺先出了电梯,他双手拎着一堆食物,开门的时候差点背过气去,最后好不容易换了鞋把所有东西仍在料理台上,又气喘吁吁的从里面拎出了一只鸡来。
不就是拔毛吗,他又不是学不来。
超市里卖的冻鸡不太好,这只鸡是助理帮他从一个农家乐里买来的,说是自家喂得老母鸡,又肥又嫩的那种,加上竹荪炖汤特别滋补,但不好的地方就是要自己处理一下鸡毛和内脏,农家乐老板处理的粗糙,好些地方洗的不够干净,于是总是需要再上手清理一遍。
易烊千玺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明明他的手从小做什么都特别的灵巧,写个书法画个漫画学个贝斯弹个吉那都是小儿科,就连倒腾个模型飞机也不在话下,但就是不知道为什么一进厨房就会变得手拙起来,西红柿炒鸡蛋里放过酒,蛋糕里面掺着鸡蛋壳,且拔鸡毛洗菜叶永远都处理不干净。
他直到现在都忘不了24岁王俊凯生日那天,那人从他煮的青菜汤里夹出一条肥肥的软虫时满脸惊恐的模样,当时他还试图着安慰了一句:“...这...这是高蛋白...”
……
……
回答他的是王俊凯冲进厕所嗷嗷直吐得声音。
有了那样的教训,他后来就不太愿意下厨了,本来他自己兴趣不高,王俊凯心有余悸之外也没太多时间过来吃饭,于是易烊千玺乐得清闲自在,抱着外卖APP心安理得的把北京城的外卖餐馆尝了个遍,但那些东西虽然色香味俱全,吃多了却容易腻,会让你不自觉的开始怀念住家饭的味道。
易烊千玺把母鸡拎出来站在水槽前面一点点的处理,IPAD上亮着食谱立在一边,好不容易检查了N遍确认毛和内脏都处理干净了,炖鸡用的中药食材也以精确到克的标准称好了,水已经下了锅煮上了,刚打算打开柜子去找一个汤勺打血泡,突然又听见微信响了一声。

——我不回去吃饭了。
是王俊凯。

......
易烊千玺站在厨房里愣了一下,一手拿着手机一手提着汤勺,身上还穿了件墨绿色的大围裙,整个人被煮锅里蒸腾起来的热气罩着,眼瞅着锅里蜷在一处的肥母鸡突然就犯起了难。
这么大只鸡,我得吃到什么时候。

易烊千玺是当红艺人,王俊凯是他们公司大老板的小公子,也就是正儿八经的小老板。
两人刚认识的那一年他才21岁,正是青春焕发,朝气蓬勃的模样,连青春痘都是可爱的,可架不住他懒,好好的一幅皮囊总是不好好打理,于是头发是乱的,皮肤是黑的,鞋是趿拉着的,就连自拍的时候也是不会用滤镜的,别的表演系学生拍个照都是四十五度斜下角恨不得用几个APP轮番的修,就他每次上传个资料照都好像躲在厕所角落拍的似的,黑乎乎的连个人脸都看不清楚。
就这么个情况,王俊凯还能把他从一堆漂亮学生里捡出来,他觉得也是神奇。
刚开始他还以为王俊凯就是那种普通学长,没事来学院里瞎溜达泡学妹的那种,长得帅气又没什么节操,却没想到那人却径直走过来将食堂门口拎着一碗羊肉泡馍准备回宿舍吃饭的易烊千玺给堵住了。
“诶,你是表演系的学生吧?”
王俊凯穿的那一身价格不菲的衣服易烊千玺一个穷学生也不太认得出来,单纯就是觉得肚子饿得慌,想三两句话打发了人回宿舍吃饭。
“我是,学长你找我?”
“你想演电影吗?”
……
易烊千玺当时的第一个反应是,长这么好看你何苦要去诈骗来着。
不过事实证明王俊凯诚不欺他,当时他被父亲安排接一个电影项目练手,便跟着副导演来学校里挑学生,系主任给了好几个现在网络上小有名气的年轻演员他都没看上,偏偏在饭堂门口揪住了一个,对方还用一种看蟑螂的眼神看了他许久。
之后易烊千玺被副导演拉去办公室聊了半天,羊肉泡馍也没吃成,却莫名其妙的拿了个男三的角色。
那个电影当然还是成功的,票房过了五个亿,连带着里面一众演员跟着也小红了一把。易烊千玺当时太年轻,少年成名的滋味也就囫囵尝了个遍,他性格比较随性淡然,一开始也没觉出什么,最多也就是出门习惯了备个口罩,连公共交通都照用无误,唯独有一回觉察出哪里不对,还是和舍友去公共浴室洗澡的时候。
他们影视学院的澡堂特别不友好,每天就开五个小时,大夏天的水龙头只能靠抢,那天他和舍友冲进浴室就开始扒衣服,正想抱着洗脸盆冲锋陷阵的时候一个回头却发现宿舍老大正用一种特别微妙的眼神看着自己的脖子。
“怎么了。”
易烊千玺有些莫名的抬手摸了摸那处。
“没什么,”那人笑笑,嘴角的弧度带着些讽刺的意味:“这样你还来公共浴室,胆子也是够大的。”
“啊?”
易烊千玺偏头看了看旁边的镜子,发现脖子上有几个昨晚被蚊子叮咬的红点点。
这不是传染病,这是今天早上被我拍死在墙上的花脚蚊子干的……他刚想解释一下,却发现周围的室友早就作鸟兽散冲进浴室抢位置去了。
易烊千玺天生对某些事情的反应就是特别一般,此刻仿佛福临心智一般,突然才想清楚了一些事情。
比如他每次拍完戏回来室友闪闪躲躲的眼神,有时候带着明显揶揄的话语,以及有时候谈起自己电影时大家不冷不热的反应。
最可怕的是有一次他们宿舍老大还这样问过他:“千玺,王俊凯床上什么样啊?”
也是他大条,当时脑子里第一时间反应过来的居然是他老板张着嘴巴瞪着眼睛睡觉的模样。
“特别可怕,”易烊千玺还很认真的回答:“看着比平时丑太多。”
……
后来想想,难怪他室友那一副惊恐的模样,就跟吞了只活苍蝇似的。


也怪不得这些人思想太不纯洁,这个圈子很复杂,做什么都要靠关系,没有关系你就算是资质再出众也很难出头,而关系这种东西来之不易,简单说来就是人家给你一些什么你就得还一点什么,毕竟有来有往才会有交情。
当时易烊千玺一个学生,一穷二白的,饭堂打饭都得算着饭卡余额的那种,在所有人看来他除了一副好看的皮囊,根本也就没有什么还能和王俊凯交换的筹码。
而易烊千玺也很懵逼,他自己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只知道从某个时间开始王俊凯就慢慢的渗透到了他生活中的方方面面,等有一天他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演的是王俊凯的戏,开的是王俊凯的车,连住的都是王俊凯的房。
还记得当初他搬进来的时候王俊凯交给他一个空空荡荡的屋子,除了一张沙发一张床以外什么都没有活像一个现代都市里的原始山洞。于是易烊千玺问他,为什么要让我住这里?
王俊凯想了想回答,新房子嘛,想沾点人气。
易烊千玺觉得这个回答也没什么可挑剔的,于是就努力的想让这个房间更活泼一点。他把自己学校里乱七八糟的东西打了个包,像电脑游戏漫画书,还有衣服裤子限量版球鞋,包括他那些零零碎碎的手工小玩意,无聊时候拼的模型,从国外带回来的老唱片和玩偶,东一个西一个的还真把家里倒腾出一些意思来,用王俊凯的话来说,就是乱是乱,但脏乱差之中又莫名的带着些创意和想法。

王俊凯说晚上不回来吃饭,易烊千玺就打算在自己“乱”的很有想法的餐桌上随便吃碗面打发一下,结果刚把面丢进水里家里便来了个客人。
这人叫王源,是他在演艺圈里少数的几个朋友之一。当初两人一起演过一部连续剧,拍摄时间整整半年,半年里易烊千玺被剧组关在深山老林里连个手机信号都没有,想联机打游戏都找不到人,这才和能够一起钓鱼唠嗑的天蝎男成为了好朋友。
王源很少来易烊千玺的住处,用他的话来说就是怕“不方便”,今天算是头一回,小伙子站在门口皱着眉头往里瞅了半天,直到易烊千玺在他面前丢下了一双拖鞋。
“你怎么来了?”
“我怕你想不开,过来看看你。”
“我为什么想不开?”
易烊千玺一脸呆萌,被人拉到沙发上坐好。
“你老板和李家大小姐的事情闹得街头巷尾人尽皆知,你当真一点也不在乎?”王源瞪圆了眼睛,那表情仿佛眼前站了一只外来生物。
“...哦,”易烊千玺顿了一下:“你说那个啊。”
王源说的那个大小姐是电影集团老总的闺女,也是娱乐圈里面数一数二的名媛。易烊千玺头一回见她是在一个酒会上,那次他是和王俊凯一起去的,两人本来西装革履的站在一处颇为养眼,哪知道那姑娘往他们眼前就这么霸道的一戳,抬手就把王俊凯给拐走了。
后来他们去舞池里跳了一支舞,大庭广众之下,易烊千玺就这么亲眼看见王俊凯被姑娘又捏手臂又捏屁股的,惊吓之余忍不住为自己的老板点了无数颗小蜡烛。
所以说,娱乐圈就是个生物链,在大家眼里他就是只小虾米,要想在海洋里肆意生长就得傍着王俊凯这条沙丁鱼,然而王俊凯自己在圈子里也并不是万能的,遇到大白鲨的时候他也不得不安安静静的被人上下其手。
“其实你可以考虑离开王俊凯了。”
王源看着陷入回忆模式的易烊千玺木着一张脸不说话,有些着急的把话头接了过来:“他这个状态估计是要结婚了,你们还混在一起这不现实。再说你现在也算是有些成绩了,有那几个代表作傍身不怕找不到好的公司接手,你要不要考虑一下?”
易烊千玺觉得他肯定是有备而来,毕竟第一次谈跳槽就能拿出合同的那绝对没几个,他盯着茶几上的几张薄薄的白纸发了会呆,半晌才回过味来。
”王源,你不是王俊凯老乡吗,你这样挖他墙角他知道吗?”
王源:“......”

其实易烊千玺之前也不是没有想过解约的。
他在更年轻的时候曾经一度很想和王俊凯划清界限,那时候两人只是纯粹的好友,并没有真正的行那些苟且之事,王俊凯请他一起吃饭,让他过来暖房子,甚至帮他照顾宠物猫,两人乐呵呵的生活在一起本来都挺和谐,可是偏偏某日易烊千玺像是脑子抽了筋,突然就和王俊凯提出了想要离开公司自己单干的想法。
“为什么?”
那时候的王俊凯也就二十五六,远没有现在那么沉得住气,眼看着就有些慌了。
“因为别人老说你包养我,听着我也不太舒服。”
”为什么不舒服?“
“因为不管做什么别人都觉得好像是因为你的关系,自己的工作显得很没有价值...再说了,咱两又没有那回事,凭什么我总要被人指指点点。“
”所以说到底,不就是因为没睡过吗?”王俊凯自动忽略掉他前面作逼作的话,把重点放在了后半句上,整个人非常自觉的往沙发上一倒。
”来,睡我吧。”
......
......
易烊千玺觉得这人脑壳可能坏掉了。
“王俊凯你为了公司能够发展壮大这都要献身了?“
“易烊千玺我说你的反应能不能再迟钝一点。“像美人鱼一样瘫在沙发上的王俊凯眼看着仿佛就要崩溃了:“从第一眼在你学校食堂看见你梳个苹果头晃着脑袋提着羊肉泡馍到现在都特么四年了,你就真的完全没觉出我有在追你?”
看着对方瞪着眼睛一脸智障一样的表情,王俊凯捂住了疼痛的胸口。
“我给你买的熊?我给你生日折的纸?我分给你的兔子脑袋?我还帮你收拾猫砂呢!你见过哪个处女座的大老板干这种事情??“
易烊千玺心说,是没怎么见过。
“你个小白眼狼,你倒是说说看,我一个大老板给你收拾了多少次屋子?吃了你多少盘味道奇怪的西红柿炒蛋?陪你深夜刷过多少次电影?我连看过的电影都能陪你再刷一遍!”
“你打住,那是我。”易烊千玺忍不住打断他:“是我陪你看了两遍的《美国队长2》。”
......
”反正!不管怎么样!”王俊凯涨红了脸拿出了一股破罐破摔的气势:“我就是追你了,你就说说你想怎么着吧!“
他那副天不怕地不怕的耍无赖模样让易烊千玺觉得自己好像变成了一个要对黄花大闺女负责的市井流氓一般。
“可是...可是...”
他脑袋发晕,浑身都有些热。
“可是...你是老板啊...”
金主和明星,老板和员工,这故事不该这么写。
“卧槽,就因为这个?”
王俊凯把他一双漂亮的桃花眼瞪的圆溜溜的看着他:“你这简直是赤果果的歧视!”
那天他们就“有钱人到底有没有资格获得纯洁的爱情”这个问题理论了大半天也没什么结果,最后的结局是王俊凯没有被睡,当然易烊千玺也没有辞职。
后来他们继续保持着友达以上恋人未满的姿态,一直到王俊凯28岁生日那天。
还记得那天易烊千玺是最后一个赶到生日趴现场的,他刚拍完一场连着三天的古代动作戏,累的头晕眼花的腿都直打颤,原本想着干脆22号再去看看他老板的,结果大半夜的正卸妆呢就刷出了一条王俊凯的朋友圈。
——生日快乐,我对自己说,蜡烛点了,寂寞亮了,生日快乐,泪也融了,祝我生日快乐。
……
易烊千玺忍不住跟着唱了一遍,立马感觉到一股浓浓的怨气冲破屏幕扑面而来。
事不宜迟,他赶紧从拍摄的郊区找了一辆车颠簸了一个小时才回到王俊凯的公寓,敲开了门就看见他老板垮着一张脸抱着手臂站在门后面看着他。
“来了?”
“嗯。”
“礼物呢?”
那人摊着一只手,脸不红心不跳的,没脸没皮到了极点。
“我给你买了个手办。”易烊千玺从背包里把那个他其实并不认识的小人拿了出来:“你不是喜欢海贼王吗?我就觉得这个特别好看,虽然也不是主角。”
王俊凯低下脑袋,看着他递过来的一个漂亮手办,连个包装盒都没有,但是色彩细致造型逼真,以他多年混迹二次元的经验一看就知道东西还挺好的。
但是...
“千玺,”王俊凯凑近了些,抬手摸了摸下巴:“这个角色最后死的挺惨的。”
“...是吗?”易烊千玺被他凑到眼前的俊脸搞得有些紧张,忍不住低头看了看手办,想了会又抬手挠了挠头。
“可是…他帅啊。”

而且,你也很帅。

印象里易烊千玺也记不清楚最后自己是不是真的把后面这句话说了出来,只是感觉双唇突然一片温热,然后接下来就是噼里啪啦的倒腾了一夜,整个过程其实异常的惨烈,最后易烊千玺因为刚被导演安排吊了两天的威压还是败下阵来,成功被王俊凯一举拿下,总算把长达五年的包养之名给坐实了。
事后王俊凯满足的坐在床边点烟,打火机都还没来得及打开,就被禁烟大使一个枕头打在后脑勺上。
“把烟掐了。”
……
“诶。”

送走了王源,易烊千玺尝试着给王俊凯打了个电话,响了十几声结果也没有人接。
他又去试着联系了一下他的助理,结果对方直接把他的电话挂了。
这可真是了不得。
易烊千玺窝在沙发里抬手滑开了手机屏幕,果然微博上铺天盖地的还是王俊凯和李小姐的故事。
照片他是仔细看了的,应该不是合成的,但动作也有些别扭,毕竟李小姐体重真的不轻,算是比较丰盈的姑娘,以那种姿势被她拽着应该也不是什么浪漫得事情。
不过要是娶来做老婆,倒是挺好生养的。
他们以前也聊过关于结婚的事情,王俊凯说可以一起去美国,易烊千玺说倒是没必要,对于形式这种东西他的兴趣一直不太高,而且一想到两人要正儿八经的穿的西装革履的站在神父面前说“IDO”,他就立刻感觉无比的亚历山大。
就这样等他推脱了几次,王俊凯就有些不高兴,说你不是不愿意人家说你被包养吗?给你个名分你又不要了。
易烊千玺那时候穿着一条大裤衩在床上滚来滚去的逗猫玩儿,没怎么太在意的回他,又不是娶媳妇儿,哪里来的名分。
他说的是心里话,两个糙老爷们互相看顺了眼凑在一起过日子,没什么家庭负累也没什么未来计划,对他这种射手座来说完全没有什么障碍,反而乐的轻松自在,直到去年有一次两人大吵了一架。
那时候易烊千玺在拍一个宫斗剧,演男二号,当时耽美风盛行于世,导演组大概也是故意的,莫名其妙的给他加了很多和男一号的对手戏,而且台词也露骨的很,易烊千玺一开始抱着能忍则忍的态度也没说什么,直到某日他和男一号对戏的某个片段被传到了网上。
那段视频应该也是导演组有意为之的,影像里易烊千玺被男一号壁咚着贴在墙上,那人还歪着脖子在自己脸边说悄悄话,视频传出来之后简直炸翻了锅,各种分析各种帖子满天飞,每个人都说易烊千玺脸红的实在太蹊跷。
可只有他自己心里最清楚,他那天被王俊凯逼着套了一件秋裤塞在戏服里面,实在是太特么的热了。
这件事情给易烊千玺带来了不小的烦恼,连王源都悄悄的跑来打听问他是不是把王俊凯甩了,可是还没等他决定要去和导演认真谈一谈,突然某天网络上所有关于他和男一号的CP话题、帖子和视频都不见了。
第二天等他到了拍摄现场就拿到了新的剧本,所有人都用有些深意的眼光看着他,导演说话阴阳怪气,而男一号恨不得以他为中心画一个半径为两米的圆圈,然后打死也不走进里面去。
于是当天晚上,易烊千玺和王俊凯吵架了。
他当时想不通自己在气什么,后来很久之后回过味来,才发现自己是有些难堪了。
他们认识五年,在一起两年,可这是易烊千玺头一次有了那么鲜明的“被包养”的感觉。
这感觉就好像他就不是一个有手有脚四肢健全的男人,仿佛他没有自己解决问题的能力,一定要依附于另外的一个强大的存在,才能在演艺圈生存下去。
可是王俊凯也很生气,这是他难得一次的对着易烊千玺扯着嗓子嗷嗷的嚎。

“我做错什么了?我特么到底做错什么了?”
“我喜欢一个人我就得对他好,他喜欢玩具熊我就买给他;他喜欢演电影,我正好认识一两个导演就帮他推荐一下;他讨厌传绯闻被人组CP,我就帮他把帖子删掉把剧本改了;我喜欢你我为什么就不能对你好?我给你钱用怎么了?我给你找工作怎么了?这年头喜欢一个人还不兴对一个人好了?”

他吼得声嘶力竭,委屈巴巴的,眼睛都有些泛红。
“而且。”
王俊凯抹了抹鼻子,咬牙切齿的看着他。
“那视频里都是什么情况啊,他靠近你你不会躲吗,傻乎乎的杵着像根木头似的,我看你平时在家里上蹿下跳灵活的很嘛,怎么被帅哥壁咚就挪不开脚了?…我呸他算个什么帅哥,眼睛就跟睁不开似的还是个八字眉,我赌他以后肯定红不起来......”
易烊千玺看着他细细碎碎的念叨着,好像变成了一个小老太太似的,突然就从这件事情上咂摸出了一点喜感,忍不住就笑了起来,文不对题的接了一句。
“那要不这样,咱两买个对戒吧。”
后来两人就真的在网上淘了一对便宜的素戒指,都是公众人物也不敢戴再手上,易烊千玺有时候演出看衣服搭配合适,就会拿根银链子一穿挂在脖子上,藏在衣服里。
想到这里他突然又想着要去把那枚戒指翻出来,便跑进卧室在床头柜里一阵倒腾,等他终于从柜子一角摸出那枚戒指的时候,突然手机微信声音“叮”的响了起来。
他把脑袋抬起来,看着上面一行小字扎的人眼睛有些疼。

——千玺,对不起。
易烊千玺瞪着那行文字看了大约十秒钟,最后又默默的放下了手机。

王俊凯深夜打开家门的时候听见厨房里居然还有声音,于是踱步过去便看见易烊千玺正在对着一只大肥母鸡前前后后的研究。
“……你在干嘛。”
他手里还抱着一堆东西,此刻也腾不出手来,只能扯着嗓子求救。
“放开那只鸡,来搭把手行不?”
易烊千玺于是跑了过来。
“怎么这么多东西?”
“这段时间都不去公司了,干脆就把东西搬回家来。”
“为什么不去公司了?”
“还能因为什么,不就是李叔家那姑娘吗?找了几个记者往我办公楼下面一蹲,还特么装崴脚,我一个不留神走过去就被搂住了,感觉就像一只扑过来的大母老虎。”
……
易烊千玺:“…你可积点口德吧。”
“本来就是啊,她真的沉,吊的我胳膊都酸了……诶你刚才在干嘛?那只鸡招你惹你了?”
“没什么,我就是想炖只鸡,”易烊千玺一边回答一边把沙发给他让出来,眼看他生无可恋的瘫成一团,想了一会还是忍不住问出了口:“你之前给我发的微信什么意思啊?”
此话一出口,王俊凯便愣了一下,想想转身捞了一个抱枕抱着,没有吱声。
“你什么意思?”易烊千玺推了他一把:“我跟你说,我厨房还有刀呢,你快解释清楚。”
王俊凯整张脸埋在抱枕里,呜呜呜的说了几个字。
“听不清!”
抬手朝他屁股狠狠一拍。
“我说!”那人猛地抬起头来,嚎了一声:“我被我爸赶出来了!”
他愤愤不平的从沙发上一跃,把易烊千玺吓了一跳。
“他让我和李叔家姑娘结婚,我不干,我为什么要找这么个母老虎过日子,然后他就说要找你的麻烦,说我就是被你耽误了,我说狗屁我怎么着关易烊千玺什么事儿啊,你自己管不好儿子还把屎盆子往别人头上扣了?”
易烊千玺心说,这话听着怎么怪怪的。
“反正我们刚才就是吵了一架,他说要把我的职务解除了,卡也给我停了,非说让我想清楚,我说我特么想了七年想的够清楚了,要不是易烊千玺懒我早就拉着他去美国领证了,然后你猜他说什么?”
“...说什么?”
“他说,王俊凯你就是疯了,包养还能出真爱的,那都是傻逼。”
易烊千玺看着眼前瞪着一双亮晶晶的眼眸看着自己的人,看他气的腮帮子鼓鼓的,漂亮的眉毛拧成一处,又好看又滑稽。

“那你怎么回答呢?”
忍不住有些小心翼翼的问。

“我说,”
王俊凯深吸一口气,声量不自觉又上了一个台阶。
“狗屁!”

七年前他在影视学院的食堂门口看见他,懒懒的青年眯着眼睛缓缓的走在学校的林荫小道上,脑袋上扎着一个俏皮的苹果头,王俊凯看着他慢慢的走,就像没有什么时间观念似的,周围的其他人都是又漂亮又活泼,叽叽喳喳的仿佛妖孽横生,唯独他淡然自若,好像俗世里面特立独行的一只白鹤。
骄傲,美丽,独立。
听说这种惊艳的感觉,聪敏的古人发明了一个成语来形容,那就是——“一见钟情”。
从此之后,王俊凯人生目标的list上又多了那么一项,而且还被放置在了很前面很前面的位置。
成功包养易烊千玺。
然后把全世界的好东西都买给他。

“可是现在不行了,”王俊凯把脑袋搁在他的肩上蹭蹭求安慰:“我现在不是太子爷了,给你介绍的那些合作也不知道还做不做数,而且也不能给你买好东西了……”
“你这话说有问题。”易烊千玺听完他真诚的告白,总觉得哪里不太对:“你其实也没给我买什么吧,那几个玩偶能值多少钱?”
“我可去你的吧易烊千玺,”王俊凯抬手把一个抱枕朝他脸上扔过去:“你特么搬进这房子那么久,就真的懒到连一次业主名字都没去看过吗!!”
易烊千玺:“……”

“所以说你跟着我那么多年,到底是图什么?”
两人就这么面面相觑的看了彼此好一会儿。,

到底图什么呢?
他一个天生淡然,性格随和,连自拍都拍不好的人,居然在复杂难测的娱乐圈里被人戳着脊梁骨骂了六七年的小白脸吃软饭,无论做什么、无论取得什么成绩都逃不开“包养”的名头,在无数人戏谑的眼光里那么努力的守着那点初心,还能是因为什么?

“送房子有什么了不起。”
最后易烊千玺麻利的从沙发上一跳,撸起袖子准备去接着去收拾老母鸡了。
“我也送过你手办啊。”
他头也不回的往厨房钻,于是王俊凯也只看得见他微微发红的耳尖。

谁说的包养不能出真爱。
我就出了,你要怎么地吧。

——END

评论
热度(4662)
  1. Litchi说好的高冷总裁呢 转载了此文字

小朋友~

© 千玺的头牌V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