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玺的头牌V

雾霭沉沉

是那种细水长流的生活♡

红豆小姨妈:


  • 现实向,短


  • 日常平淡的一天







这段本来是七信那会儿想写的回忆杀,但当时小凯还没上北电,原文里就只带过了一下。以及很想跟28去ktv老歌对唱了。




一点小期盼,请勿上升。


 




 ————————————————






到如今年复一年。


我不能停止怀念。


怀念你。


怀念从前。




——恰似你的温柔


 


 






包子铺的老板娘揉着眼睛从床上坐起,拉开窗帘,在蒙了一层雾气的玻璃上,看见了屋外和自己一样还没睡醒的天色。




为了让买早点的人们吃上热腾腾的香包子,她每天这时候就爬了起来。




见过北京凌晨的人有很多,像是楼上那户每天都醒得很早的老头老太,楼下那一大家子都很忙碌的上班族,隔壁那栋楼里在剧组工作的大叔……




你看,还有街对面的围墙那头,高等艺术院校的学生。


 


凌晨四点半,首都的冬日还未苏醒,北京电影学院表演系的学生已经去操场出晨功了。




今天的晨功比平时整整早了两个小时,昨晚表演系那一班排练到快零点才解散的同学们,大多都没从困意中清醒过来。




哪怕北京十二月的凌晨已经冷到掉冰渣。




他们穿着厚厚的棉袄在操场上练习发声,背古诗,念台词,精力充沛的还会练练操。




天光晦暗,沉沉雾霭之中,校园的路灯已经逐盏点亮,教务楼的窗口依稀可以看见那一块站着许多年轻的身影,是还带着微微倦意的青春活力。




学校侧门旁的树下,站着一个男生。




他裹着大大的羽绒服,灰色的针织围巾在脖子上绕了两三圈,蒙住了他大半张脸。他单手在手机上按了几个字,手指冻得发僵,于是又继续把手和手机一起放进羽绒服口袋里。




他垂着眼睛打了个呵欠,抬脚懒懒地踢着地上的石子。




像是在等人,等了有一阵子了。




十几分钟过去,铁栏杆后似乎有了动静,他正想回头,有什么东西轻轻砸在他的背上。




哦不,是羽绒服上。




“哈哈,我以为你唬我玩儿的呢!”




身后一阵棉服摩擦时窸窸窣窣的响声,易烊千玺回头,看见王俊凯正翻过围栏,稳稳落地,朝他跑了过来。




清晨巷子里还灰蒙蒙的,易烊千玺看不细致王俊凯的五官,但能看清他的表情。




那小样儿还挺高兴。




“你够磨蹭的。”易烊千玺看了时间,拉下遮住脸的围巾,里头居然还戴着口罩,他轻轻咳了两声,“谁天没亮就跑过来唬你,我学习也很紧张的OK?”




“紧张紧张。”王俊凯笑嘻嘻地说,“高考倒计时170天。”




“……”易烊千玺一脸冷漠地踩上王俊凯的白色板鞋。




“啊!”王俊凯很不走运地被易烊千玺踩到脚趾头,疼得他抱着膝盖就单脚跳了起来,委屈地看着易烊千玺,“你大早上过来就是来欺负我的啊!”




易烊千玺目光淡定,“啊。”




单音节陈述句。




“我自行车停在外头。”易烊千玺扭扭脖子,象征性地活动了一下关节,转身走了。




王俊凯紧咬着后槽牙,气愤地指着易烊千玺的背影,骂不出声儿。




他最受不了这样细密的痛,这下困意算是跑远了,他抱着腿在原地龇牙咧嘴,弹跳了三四下,才一瘸一瘸地追了过去。


 




到了外头的大街上,晨雾更浓了,远眺都是模糊的,看不清建筑,近处的高楼也像是生在云端里。




易烊千玺给单车解了锁,王俊凯见状,也闷不做声地骑上一辆共享小黄。




“真有这么疼?”易烊千玺看王俊凯都出大街了还拐着腿,便问。




王俊凯没理他。摆出一副‘你说什么我都不想听,除非你哄我’的模样。




易烊千玺看破不点破,拍拍自个儿单车的后座,笑着说:“实在疼的话,我载你啊。”




“……”王俊凯依旧板着脸沉默。




但表情已经很诚实的从‘你说什么我都不想听,除非你哄我’,删减到了‘哄我’。




易烊千玺打了个哈欠,揉着眼睛说:“大哥……我七点半还得回学校上课。”




很神奇的,王俊凯眼睛只微微晃了下,就皱着眉头走过去:“我载你吧,你别骑了。”




易烊千玺笑容漾开,“别,咱还是一人一辆吧,骑得比较快。”




“你行吗你?”王俊凯长腿一迈,脚抵在易烊千玺自行车前胎下,不确信地问。




“怎么不行,我又没有四点半起。”易烊千玺按铃,“让开,不然碾过去了疼别又怪我啊。”




王俊凯没收回腿。




寒风卷起路边的碎叶,王俊凯低沉的视线透过两人之间半透明的雾气,落在易烊千玺脸上。




然后,他手按住易烊千玺的车把手,轻轻俯身。




靠近。




风经过脸颊时,冻起了鸡皮疙瘩,但似乎也把王俊凯温热的呼吸带了过来,有点儿痒,耳后的温度像低烧。




易烊千玺吸了吸鼻子,揪紧了车把手。




“眼睛里红血丝比我还多。”




王俊凯淡淡说着,回到安全距离,松开手,让开了路。




易烊千玺蓦地松了手劲儿。




“那、我走前头了。”踩上脚踏,易烊千玺左脚点地,快速往前骑走了。


 




总觉得车龙头不听使唤,手心微湿,感觉快握不住把手。




但还是要骑快一点。




不然很快就跟上来了。




深呼吸。




易烊千玺握着把手的力道渐渐加大。




刚才王俊凯靠过来的时候,还以为他要……




易烊千玺小幅度的松了一口气。




抿着唇,把心头按捺着的小小期待全都憋了回去。




*




白色的烟雾,从瓷勺搅拌着的小米粥里飘了出来。




王俊凯嘴里嚼着油条,越嚼越慢,眼神迷离,易烊千玺觉得他快要靠着墙睡着了。




“要不还是送你回学校?”易烊千玺喝完勺子里的粥,敲了敲王俊凯的碗。




王俊凯迷瞪瞪的抬起头,“什么?”




“……”易烊千玺叹气,“本以为上大学你会轻松点儿,看来是我把大学生活想得太简单。”




“对啊……我也以为……”王俊凯一手撑着下巴,一手舀着粥往嘴里送,迷迷糊糊地哼着,“听说我们学校最早晨功是凌晨三点多……”




易烊千玺闻言,一口粥噎在喉咙里,等他终于吞咽下去,才服气地说:“十分积极向上了。”




王俊凯神志恍惚地点头。




“千玺啊,你等我五分钟……”他说完,还不待易烊千玺反应,就脑袋一歪,靠着墙睡着了。




一点儿偶像包袱也没有。




“喂。”易烊千玺轻轻戳了戳王俊凯的肩。




王俊凯岿然不动,张着嘴,完美的诠释了秒睡的最高境界。




易烊千玺弯唇,抽了张纸巾,替王俊凯把嘴角擦干净。




“辛苦了,”他笑着说,“王俊凯。”




易烊千玺盯着王俊凯看了好一会儿。




五分钟应该早已经过了,等到遥远的天边出现了一线鱼肚白。




易烊千玺像是才反应过来,赶紧擦干净手,拿出手机,从座位上站起来,弯腰对准王俊凯的脸,咔擦五连拍。




他满意地翻着那几张照片,装作啥事儿都没发生,继续吃着早餐。




*




清晨六点半后,他们在街边找的这家不起眼的早餐店里填饱肚子,在王俊凯一再坚持下,按照原计划骑去了南锣鼓巷。




从学校去南锣鼓巷的有挺长一段距离,冬天清晨的寒意能透过羽绒服钻进皮肤里,他们两人都忘记带手套,单手骑着车,冻得通红,时不时需要换个手。




迎面刮来的冷风吹得人清醒,睡意早就彻底跑光了,大早晨路上没什么人,连晨练的老人也才刚刚出门,两人一路畅通无阻,骑得飞快,蹬了一段路后,后背就沁出了汗,给溜进脖子里的寒风一吹,又冻得人缩起了脖子。




南锣鼓巷很多店面要中午才会开门,现在还不到早上七点,真正可以说是门可罗雀,像被他俩包场了一样,两人索性都摘了口罩。




王俊凯和易烊千玺放了自行车,并肩在巷子里溜达,羽绒服和棉服偶尔摩擦在一起发出沙沙的声响,两人又稍稍隔开了些。




可大概是衣服太鼓了,王俊凯的右手和易烊千玺的左手总是会不自觉靠在一起。




他们另一只手各自端了一杯在路口买的热豆浆。




商铺的门都紧闭着,光秃的树枝上挂着几片枯叶,往里打着卷儿,原来热闹到人声鼎沸,摩肩接踵的老胡同,在冬季清冷的早晨,也只能安于静谧。




鞋底踩在枯叶上的声音很好听,既脆,又悦耳,在巷子里此起彼伏。




雾霭给眼前蒙上了一层浅薄的白纱,呼出的气也是白色的,豆子的香气悠悠飘出老街,没有喧嚣的南锣鼓巷又回归了古朴,沉淀着旧时候的味道。




“王俊凯。”


“千玺啊。”




一直没说话的两人同时开口,愣愣地看着彼此的脸,笑了出来,又同时不再置一词。




少年的相处模式也总是猜不透的。




半小时前还在学校外边你吵我闹,半小时后又像两个思绪深沉的大人。




在清晨的薄雾之中,似远似近,似触非触。


 




“今天课多吗?”易烊千玺喝光豆浆,扔进了垃圾桶,问。




“还好,下午没课,可以在寝室好好睡一觉。”王俊凯笑笑,侧头看着易烊千玺,“倒是你啊,就快艺考了。”




他眼里有着清澈的期待,“考北电吧,做我学弟。”




“你学弟是千智赫。”易烊千玺满不在乎地说,“我觉得还是避避嫌,低调点儿比较好。”




王俊凯站定,眯着眼,“避嫌?”




易烊千玺也停了下来,歪歪头,笑着说:“你不觉得这一年diss我们的人变多了?不过你和我的……那啥粉也开始壮大了。”




王俊凯消化了一会儿才确定易烊千玺在说什么,他压根儿没理会过这些,两腿继续往前迈,随口说道:“时间会证明一切。”




“哈?”王俊凯这话似乎有点乱入,易烊千玺没听懂。




“别老去看别人说什么。”王俊凯声音很淡,“我们一起走就好了。”




说话时,他的五指从温暖的袖口里伸了出来,往旁边微微一靠,就钻进了易烊千玺温热干燥的五指里,轻轻扣住。




易烊千玺一怔。




他在晨雾之中偏过头,身侧少年的耳廓似乎有些发红,也不知是被冻的,还是热的。




但掌心的温度已经透了过来。




嗯。




易烊千玺嘴角微微扬起。




“王俊凯。”他紧了紧交握的手,面无表情地说,“你门儿开了。”




王俊凯脸色一滞,冷着脸,空闲的那只手替自己检查了一下。




“……”




丫的这哥儿们又在逗他!




易烊千玺笑得肩膀都耸动了起来,却在此时,握住的那只手被王俊凯猛地带至王俊凯腹下的位置,碰到了某个不该碰的物件。




感觉……有些不可描述。




易烊千玺脸一红,连忙往回缩手,然而被王俊凯拽得很紧。




“我厉不厉害。”王俊凯笑得一脸得意。




少年,你或许该改名,叫辣手摧花。


真的,还多一分就猥琐了。




易烊千玺牙齿磨得滋滋响,“……算你狠。”


 


*




两人牵着手走在清冷的胡同里,他们穿得都很厚,袖子宽大,身影朦胧,从远看只能看出两个人影靠得比较近,袖口下有什么动作看得并不清楚。




难得的肆无忌惮。




十指交握走了很长一段路。




直到慢慢听见人声,有男有女。




易烊千玺小心地望过去,隔着雾霭还看不大清样貌,但感觉是几个年轻漂亮的大学生。




他们手里抱着的……




易烊千玺眯着眼。




似乎是戏服?




他蓦地看了看四周,原来他们已经走到中戏剧场附近了。那几个应该就是中戏的学生。




……果然高三不是起得最早的,表演系才是。




王俊凯也注意到了那边的动静,在被那些学生发现之前,拉着易烊千玺拐进了另一边的巷子。




手掌突然被松开,易烊千玺的腰却被那双手环上了。




“找死呢你?”易烊千玺眉心微皱,满眼excuse me 的问号。




“回到最开始的问题。”




王俊凯挑唇,收紧手臂,易烊千玺被猝不及防拉近,和他紧紧贴在一起。




“考不考北电?”王俊凯问,口气里带着威胁。




易烊千玺瞪着他,“撒手。”




“嗯?”王俊凯不让。




“不撒我就报中戏了。”易烊千玺仰着脸,不示弱地回过去,“或者继续学跳舞。”




两人脸靠得很近,即便天色尚不够分明,也能看清对方瞳孔里自己的身影。




蓬松的羽绒服像放了气一样压皱,易烊千玺的腰再度被环紧,呼吸都有点儿卡。




“你再不答应,”王俊凯微微低头,湿热的鼻息喷洒在两人之间,“我就在这里亲你。”




一街之隔的那头就是中戏的剧院,学生交谈欢笑的声音时不时飘进耳朵里,只用余光一瞥,还能瞥见几个模糊的影子。




王俊凯拉过易烊千玺时,并没有躲进拐角,他们此时所站的位置,只要外头经过的人都能够看到。




“我不躲啊。”




意料之外的,一贯谨慎的易烊千玺丝毫看不出紧张。




他笑了笑,挑衅地望着王俊凯,“可是你敢吗?”




王俊凯微眯着眼,唇一点点对准易烊千玺的,“你以为我不会?”




易烊千玺当真没躲。




王俊凯的呼吸越来越近,两人之间的温度变得很高,在冬天冰凉的风,和凌晨薄雾里淡淡的干爽里,持续升温……




“喂!那边是我们班同学吗?陈老师来了!快过来彩排啦!”




也不晓得是哪位热心到脑子里缺根弦儿的姑娘,朝他们边喊边跑了过来。




王俊凯和易烊千玺双双背脊一凉,汗毛竖立,在唇与唇几乎快贴上之时紧急刹车,拉着彼此的手就一溜烟儿似的跑了。




 


“刚胆儿不是挺肥的啊?”




“拉着我跑得飞快的人不知道是谁……你到底考不考我们学校啊!”


 






这年,北京的冬天在一场霜降后悄然开始了。而后不久,莹莹飘洒的白雪光临了这座历史悠久的古都。




积雪会在某日压垮枝桠,用它沉甸甸的重量。




始终还记得那天午后,雾霭散去,太阳照常升起,暖阳照耀在南锣鼓巷一家小店的玻璃上,店长喝着醇香的咖啡,唱片机里放着蔡琴的老歌——恰似你的温柔。






很多人都说北电出明星,中戏出演员。




实际上,这哪是什么绝对定理。




真正有区别的,从来只是学生。


 




和喜欢的人一起努力,不论是否在同一个空间,都会一起变得更好。




所以,我最亲爱的人,请别担心。




关于我们的未来,只需要一路往前——




静候佳音。










————END————







评论
热度(1948)

一年又一年,我离不开你。

© 千玺的头牌V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