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玺的头牌V

Never let you go

当我可以跟你再飞行

九枝灯:

我可没有提名字噢,不要上升嗷!


-----


从飞机上往下俯瞰,夜间的城市霓虹,繁华璀璨。交错纵横的路是黑色的暗河,行驶的车则是飘浮之上,小小的灯。这是隔着三万英尺,舷窗外的世界。除了飞机上特有的轰鸣声,四周静悄悄的,于是我不由自主,把音量键调低了一格,又顺手翻着播放列表,停在那首歌上。




/着迷于你眼睛,银河有迹可循/






我稍微侧了侧头,看到你黑色卫衣的帽子兜住脑袋,又带着口罩,闭着眼小憩。这时候,我突然觉得疲劳,疲劳是正常的,连轴转的工作让我们每个人都高度负荷,但此刻的倦意是随着呼吸,伴着心跳的,把整个身体包裹起来。




没有记错的话,我是因为你才会听这首歌。




十一月快结束的时候,就是你的生日。你每天都在准备生日会,我晚上做完数学题,就会拎着夜宵去跟你一起吃,早的时候九点,晚一点的话都要凌晨。你知道有一件很可笑的事情,就是我每天做那最后一张数学模拟题的时候,我都会对自己说,做完就去找你。我没有经历过多少正常的高中生活,所有人都知道。但我记得,我同桌是个很好笑的人,他午休前那节课总会盯着手表,五分钟,三分钟,六十秒,十五秒,坐立难安的等着下课。他在等那顿午饭,我在等跟你一起吃饭。




我有时候进门你不会注意到,我就站在窗户边,后背靠着冰凉的玻璃,心跳得极快。你每一个动作,都让我感觉热。不过我一般都是平和地望着你,沉着气,呼吸,再呼吸。然后就好多了。




我发现,你在要唱的那首歌里,间奏的时候,加了一段舞,“这里很好看啊,改的特好。”我忍不住夸你,我总是忍不住。




“新发现了一个人唱歌很好听,郭顶。你也去听听。” 你抽过一张纸巾,擦了擦汗。






我站起来,回头看了看,所有的窗户都是关着的,才放了心。




按着你的推荐,我就听到了这首歌。这很像你会喜欢的,淡淡的,没有那么厚重,又足够真挚的歌。整张专辑有好几首都不错,但这首,我几乎立刻就下载本地。没想到,你在你们学校的校庆上,又选了这个人的歌,不知道你在唱那句”在不同的遭遇里我发现你的瞬间,有种不可言说的温柔直觉。”在想什么。在唱那句“怎么还有你的样子,想形容你的句子,关于你的心事。”你到底在想什么。






耳机效果真的很好,这首歌很适合这个声音,带着忧郁的声音。






/穿过时间的缝隙,它依然真实地,吸引我轨迹/






你生日的时候,我有认真地给你发了信息。




“祝你的十六岁,身体健康,天天开心,一切顺利。”我觉得我像个老爷爷。




“那十七岁呢?”你回复很快。




“十七岁我再重新给你说一遍。”




“好。”你还发了一个可爱的表情。




每一年的生日,我都会给你讲的,你不用担心。






新年一过完,我们就各自忙碌了起来。我在很累的时候,反而会有一瞬间的清醒。自我介绍的时候,已经可以不用带上那个前缀了,因为身边没有其他两个人,我只需要说自己的名字就好。我之前脑补过,这一段一个人的生活。虽然做事直接,但我并不是一个多么愿意坦白自己的人,这些想必你也知道。但我总会说,我是一个很重感情的人。有时候经过路上的广告灯牌,看见我们三个一身帅气西装,我搂着你的肩膀。我突然有点怀念什么,怀念什么呢?说不清楚,又不是见不到面了。关于高中生活,只有最后几个月的回忆。每天都在做题,日子单调,时间过得快。高考前一天,你给我打电话,你说:“加油,考完就能见面了。” 重庆的初夏,夜风柔软,我在睡前默念了一遍这句话。




无需否认,我喜欢你。






/这瞬眼的光景,最亲密的距离/








重新见面那天,我们去吃了火锅。我们几个人笑得都很开心。夏天开始了,我喜欢夏天。吃过饭,我们往宿舍走,虽然是回程必经之路,但我却一心当做散步。你站在我旁边,还是要比我矮一点点。我忍不住说:“怎么回事,易易,我还是比你高。”




你的头发被风吹起来,笑得愉悦,说:“哥,我们才几个月没见面而已。”






然后我们讲了很多无聊的事情,我们一直笑,我笑得脸都疼。但第二天醒过来,又全都忘记了我们到底讲了什么好笑的事情。








/沿着你皮肤纹理,走过曲折手臂/






你脑袋一歪,就碰到了我手臂上。我小心翼翼抽过枕头,垫在我的手臂和你的脑袋之间。其实这是我们最近的距离了。很近很近,我看见坐在侧前方的粉丝姐姐,忍不住把她的头回了又回。她们是不是很羡慕我,也可能是羡慕你,不知道是谁的粉丝。




你知道有很多矛盾的词汇存在吧,比如瞬间永恒,比如矛盾甜蜜。尽管隔着一个枕头,我还是感觉的到你的重量。其实不重,但压得我心里发麻,我突然有点害怕,这样一阵又一阵,摸不透的麻痹的感觉。






/做个梦给你,做个梦给你/






我们选歌的时候,老师问我,怎么选这首?




你就坐在我旁边,侧脸英俊,眉毛凌冽。我就说:挺耐听的。






后来有一个晚上,我在录音室练歌的时候,你陪着我练,没有去吃饭。我当然是愉快的,虽然我回过头看你的时候,你已经睡着了。我想把把外套脱了披在你身上。稍微俯下身,伸出手你就猛地醒过来,我的眼睛对上你的目光。你眼角弯了下,对我笑笑,“我怎么睡着了。”你哑着嗓子说




“大概是我唱的不好听。”我调侃。




“扯淡,我们的大歌星。”你又笑了一下。




你的一句“我们的”,让我瞬间意识到,我离你太近了,近到你呼吸全都喷在我脸颊上,近到你的眼睛变成一片涌起浪的海洋,一瞬之间把我的全部,人和心,通通都卷了进去。




我怔了一下,我想,你是不是有点喜欢我。哪怕这种幻觉只是因为,你从来都没有拒绝过我罢了。你扯过我的外套,搭在自己身上,对我说:“再唱一遍吧。我想听。”










/等到看你银色满际,等到分不清季节更替,才敢说沉溺/






很多人都会羡慕我们,就连前辈们也会说,你们非常的幸运。我其实不知道说什么。我大概不会忘记,某一年夏天,我那时候站在公车上,连车顶的拉环都够不到。那时候,我妈问我:“要不然好好上学吧。”这样的句子和场景,特别多。同学说,老师说,连离开公司的练习生,走之前也会对我说一句,“你也回去上学吧。”现在再回头想想,我觉得我应该谢谢那个自己。那个笨拙,辛苦,憋着一口气的我。但我现在也爱云淡风轻地说:“我们只是运气好。”好像可以全然抹去曾经的苦涩。






/还要多远才能进入你的,还要多久才能和你接近,咫尺远近却无法靠近的那个人,也等着和你相遇/






我经常偷看你,我喜欢看的五官,也喜欢看你的表情。我千方百计想着,有什么你也心动于我的细节。那天我们在一起聊天,大家说,你去了丹麦,我去了米兰,你们两个是不是留着要跟我们一起去看冰岛。我们还拿出手机,凑在一起看起了攻略,感觉下一秒要出发一样。我猜那里很好看,冰川,苔原,极光。这么好看的景色,如果是跟你一起看的话,真是一件特别好的事情。我明白自己多么的好强和固执。我总是想,如果动心和喜欢你,是一个闯关游戏该有多好,那所有的探索徘徊都会让我兴奋,那所有的过程都会被我做的从容不迫。










我按下暂停键,世界重新安静,我感觉到你在我旁边睡得安稳,你的呼吸的起伏抚过我的心脏。和你在一起的每件事,我都记得。和你相处的每个细节,都会让我心动。你醒过来的时候,我觉得我额头都出了密密麻麻的一层汗。








“还有多久到?”你迷迷迷糊小声问我






“半小时吧。”






我们之间的相处其实非常恰到好处,尤其是在认识了这么久之后,那些缺点一一暴露之后,在磨合过去之后,在经历许多事情之后,我们反而相处的更加舒服。有时候想过,不如就停在这里,永远不往前走了。






从机场往酒店的路上,车门一关,那些嘈杂的声音就被完全隔绝了。你坐在我旁边,突然探过身,扯过我的耳机线,塞进自己耳朵里。我突然脸颊又有点热,但还是强装镇定按下播放键。




耳机里传出刚才没有播完的歌。






/环游的行星 ,怎么可以,拥有你/




我看向窗外,南方的夏天是固执的热,像是一块融化了的软糖黏在空气里,我装模作样的像是对这个城市很感兴趣。虽然我的心里正燃着一个火苗,虽然很小,但完全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肯熄灭。






“你是不是改词了?”你忽然问我。




“…”在我被拆穿,实在不知道说什么好的时候,好在到了酒店。






曾有一度,我觉得我做的最离经叛道的事情就是做了艺人,现在发现,原来最让人大跌眼镜的就是我喜欢了一个男生。当天晚上,我唱的要比彩排的时候要好,要比任何时候都要好。




我喜欢的人在这里,而我的全部告白也都在这里。




/当我可以跟你再飞行,环游是无趣,至少可以陪着你/




演唱会结束之后,每个人都很兴奋。不停地有人来对我说,你唱的真好。我一个人躲开人群,说要先回去睡觉。我突然想做一张数学卷子,做一道解不开的题,写几行无关的数字,想平静一下。你就拎着夜宵,神色如常的推门进来,你进来的那一刻,我还在想,心甘情愿陪你飞行。






“吃东西吗?”




“什么?”






“披萨。”你掀开盒子。






“榴莲的啊.....”我叹气,“你怎么这么爱吃这玩意。”






你拿了一块,作势就要往我嘴里塞,我赶紧用手接过来。你冲着我笑了笑,我下意识的开口:“我唱的好不好啊。”说完就后悔了,整个心脏像是从高处抛下来。






“恩。”你点了点头。




我垂下眼睛。




然后我听见你轻描淡写地开口:“词改的也好。”






我的全部心事突然都被你的话放出来,哗啦一下,撒的满地都是,我咬了下牙,说:“你知道我为什么选这首歌吗?”






“知道啊。”你把没有吃完的披萨放进纸盒,挑了下眉毛,然后说道:“因为我喜欢啊。”你刚卸了妆,也洗过了头发,穿了一件黑色卫衣,宽松款裤,说话的语气如同日常寒暄。






我发誓,我毫无经验,此刻只感觉,我酝酿了很久很久的情绪像是大大的气球,而你的一句话,像是一根针。






“我又不是傻子。”






“别闹了。”我完全的心神不稳,我知道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声音大概都有点抖,但我怎么样也得说点什么,说点什么证明自己心脏还跳动着。






然后我眼睁睁,看着我喜欢的男孩倾过身体,温柔地给我了一个拥抱。夏天真是最好的季节,花朵都开花,树叶都鲜绿,风都柔软,月亮也亮。






“我能亲你吗?”不知道我怎么问出口的,但这是我强迫自己镇定之后,脱口而出的问题。






“你再说一遍?” 你眨着眼睛,眉梢都染着笑。




我搂住你,用嘴堵住你的笑容。




/当我可以再和你接近/






求求了不要上升真人,放过我好不好。求求放过我。他们高铁去的金陵城不是吗嘻嘻


题目是水星记的一个微电影,好像也是郭顶自己弄的?我没有取证。感觉应该是官方的吧,就是mv的完整版,我就选了这个题目。



评论
热度(853)
  1. 可乐九枝灯 转载了此文字
  2. 白矖九枝灯 转载了此文字

小朋友~

© 千玺的头牌V | Powered by LOFTER